《自然-衰老》:降低两种蛋白水平或能延缓衰老

衰老是每个人避无可避的话题,我们在成年后,机体就会逐渐走向衰老,并且一些与之相关的健康问题、功能衰退也随之而来。当然,不同的个体所面临的衰老进程并不一致,因为决定衰老的因素非常复杂并且互相关联,包括遗传、生活方式、环境等。
 
因此,科学家想要量化衰老过程非常困难,目前一些研究主要会关注染色体丢失、端粒磨损等会影响细胞功能退化的因素,还有一部分研究会关注不同人群的遗传学差异,比较得出衰老缓慢的人有哪些不同。
 
最近,《自然-衰老》的一项新研究结合分析了过去与衰老相关的11项基因组研究的数据,每一项分析涉及的人数都在万人以上。涉及的信息包括了志愿者健康自评、实际健康寿命、父辈寿命和表观遗传年龄等多种层面。
 
分析结果发现了27个可能与衰老相关的基因区域,其中一些区域与APOE基因接近,这一基因负责编码载脂蛋白E,参与着脂蛋白的转化和代谢过程。其他的基因区域,大多与心脏代谢、免疫或精神疾病相关,还有小部分与教育程度和家庭收入等外部因素具有关联性。
 
研究者根据基因与衰老的相关性,一共分析了857种蛋白,试图找到哪些蛋白在衰老过程中具有负面作用。尤其是那些在自我报告健康状况较差,预期寿命较短的人群出现频率较高的基因,这些基因对应的蛋白往往就更有负面影响。
 
研究结果显示有两种蛋白极有可能会影响衰老和健康寿命长度,一种是载脂蛋白A(LPA),这种蛋白由肝脏制造,在凝血中起着一定作用,但是LPA水平过高的时候则会增加动脉粥样硬化的风险,而心脏病和中风则是可能的严重后果。
 
另一种蛋白是血管细胞粘附因子1(VCAM1),主要存在血管内皮细胞表面,它能够控制血管的收缩和扩张过程,并且影响凝血和免疫反应过程。当我们身体检测到有感染发生时,VCAM1的水平会不断上升。根据预测,VCAM1在血液中水平降低与寿命增加存在相关性。
 
 
▲一些对衰老有负面影响的蛋白(图片来源:参考资料[2])
 
研究者指出,或许能够通过降低VCAM1和LPA的水平来提高衰老过程中的生活质量,延长健康寿命。目前,已经有一些临床试验开始测试降低LAP的药物是否能减少患心脏病风险。
 
但VCAM1的研究仍然处于动物实验阶段,一些可以针对性降低VCAM1水平的抗体能够改善老年小鼠的认知能力。参与这些研究的Paul Timmers博士指出,有些人天生LAP和VCDAM1水平较低,他们会更为健康和长寿。但如果我们能研制出一些药物,控制这两种蛋白的水平,那么许多人都能获取这种天然优势。
 
注:原文有删减
 
参考资料:
 
[1] Blood proteins could be the key to a long and healthy life, study finds. Retrieved Jan 25th, 2022 from https://medicalxpress.com/news/2022-01-blood-proteins-key-healthy-life.html
 
[2] Paul R. H. J. Timmers et al, Mendelian randomization of genetically independent aging phenotypes identifies LPA and VCAM1 as biological targets for human aging, Nature Aging (2022). DOI: 10.1038/s43587-021-00159-8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